2012.9.28  
下午出珠海坐17:00的機場大巴到廣州白雲機場,車程約3小時;到了機場致電Dennis預訂好的天天酒店,服務員太態度很差,堅持說我們訂的是“三間單人房”和兩間三人房...實在匪夷所思!不跟她爭拗那麼多,先叫酒店來接(機場附近的酒店都有免費接送服務),15分鐘車來了,很快到達酒店,我們先拿一間標準房($180/晚),放下行李,稍作休息,約晚上10:30,香港團友都到了,他們在廣州吃過晚飯才過來,之前打聽過白雲區沒東西吃的,所以叫了Peter打包給我和Dicky當晚餐,但原來酒店旁邊就有家大排檔,於是Dicky, Peter, Dennis, Don, Caca和我就過去吃夜宵,其他團友回房休息,聽Dennis說他們一行10人由香港到廣州東站,再過來白雲機場非常轉折,看得出他們都很累,吃完地溝油小炒就回去。這家天天酒店尚算整潔,但走廊很長,燈光昏暗...驚慄片“閃靈”就有類似的一幕!

 

 

  早上7點乘坐酒店的小巴到機場,辦理check-in,吃過早餐就去過安檢、登機,飛機準時09:05起飛(南航單程機票2390RMB),在重慶中停delay了一個多小時,15:30才到達拉薩貢嘎機場,一下飛機就打電話給元旦師傅,但手機沒有開,於是打給拉薩青年車隊(拉青)負責人窮達,他說元旦師傅明天才回到拉薩,已安排職員來接機,掛線後電話隨即響起,正是拉青職員,他已在機場外等了很久。所有人拿了行李,步出機場,來接Dennis他們的師傅也到了,原本的包車師傅叫貢覺(不屬拉青車隊),昨晚才得悉他要去帶另一團,不能帶Dennis他們走阿里了,事出突然,只好無奈地由貢覺安排新的師傅頂上!

我的Car 3俏隊友:Peter, Don & Dicky@拉薩貢嘎機場

隊友們一走進吉雪賓館就瘋狂拍照...他們到底在拍什麼呢???

拉薩市面的店舖

  出發前一晚我在網上找了拉薩的top 7餐廳名單,有一間叫“阿羅倉”的藏餐館在朵森格路,就在北京東路附近,走到十字路口,向三個少年問路,但不太清楚阿羅倉的位置,他們說大昭寺就在不遠處,那邊有很多餐廳,可以帶我們去找好吃的,就跟著他們走,才走了幾步給我看到“阿羅倉餐廳”五個大字,即謝過少年,進去用餐,快快到樓上坐下,點了資料上推薦的牛舌、烤羊排、羊肉燉蘿蔔,很不錯,烤羊排非常惹味,只是燉蘿蔔湯頭鹹得要死,我和Don點了酸奶,味道很好,酥油茶是鹹鹹的,奶味很重而已,不覺得難喝。

食物很不錯的“阿羅倉”藏餐館,推薦!

拉薩貢嘎機場

進拉薩市的路

  我們在拉薩機場很倉促拍了幾張照片,職員非常機械式地獻上“哈達”,就速速上車進拉薩市,車程一小時,送到吉雪賓館(國慶期間雙人房$180/晚)。拉青辦公室就在賓館附近,職員叫我們先安頓好再過去簽合同,之後拿了我們的回鄉證去辦邊防證。Dennis他們已經到了,大家上房安頓一下,之後就過去拉青辦公室,途中職員來電說合同在元旦師傅手上,等他回來才可以簽,只好折返,我們四人(Dicky、Peter、Don)想出去拉薩市逛逛,決定不跟大隊吃晚飯。離開賓館,沿著林廓東路走,大街兩旁有很多商店,沒想到Dicky和Peter剛到西藏就血拼,尤以Peter最厲害,先是買迷你傳經筒,一買就是幾十個,再來就是牛肉乾,因為他昨晚把外套遺留在廣州,擔心到珠峰上不夠衣服,血拼之餘也不忘找適合的大衣。走到北京東路時,Peter突然叫停,極度興奮地指著一件掛在雜貨店門口,佈滿塵垢,髒到不行的雨衣,跟老闆娘說想試穿一下,說時遲,那時快,他已把那件髒兮兮的雨衣穿在身上...我即閃得遠遠的,他滿足地問好不好看,嚇得抹著額上冷汗的我還沒來得及回答,他已跟老闆娘討價還價,最後以$70成交,換了一般凡夫俗子(如我),即使再喜歡也會買全新的吧!但他是Peter...就這樣穿著,付錢就走,他到底是哪裡來的奇人?!(我整晚跟他保持距離)

阿羅倉藏餐館

  飽餐後,想打的回賓館,但等了很久都等不到,於是坐三輪車回去(一台可坐兩個人),晚上氣溫低了很多,坐三輪車更覺寒冷,回到賓館不久,Dennis他們都回來了,說明天要很早去布達拉宮排隊預購門票,約好6點出門。今天是到達西藏的第一天,為免高反,不可洗澡,簡單梳洗後就睡覺了。〔住了三晚吉雪賓館,本人極不推薦!設備破破爛爛的,廁所的門...別說上鎖,根本就不是一道門!只是用一塊鐵板遮掩而已!再說說那個瘦骨嶙峋的職員,他的臉比大陸公廁還要臭!〕


  清晨05:30起床,頭有點痛,高反如期來襲;拿了一壺熱水就出門,Ricky、Dennis、Dicky和我分坐兩台三輪車到布達拉宮西門,06:30到達,已排了長長的人龍,辦公時間是08:30,天氣很冷,大家耐心地等候,之後不斷有人來,很快連隊尾都看不見了。因為很早就出門,大家都沒吃早餐,體溫漸漸下降,到差不多8點,大門開啟,讓排隊的人入內,但不是提早辦公,只是換個地方排隊而已,可是這個內庭比之前的位置還要冷,我自問穿的衣服已夠多,身體也開始發抖了,雙腳早已沒知覺;到08:30職員開始辦公,但人龍蝓動得很慢...突然眼前有人拿著騰騰的稀飯走過,忍不住了!Ricky和Dennis立即離隊去買早餐,我和Dicky就繼續排,雖然有壺熱水,已沒甚作用,身體進入低溫狀態,就連最耐寒的Dicky也漸漸變成“阿凡達”!冷得臉色變紫,嘴唇抖震,大家都開始口齒不清了!真沒想到會是這麼慘的!約半小時後,兩個大英雄回來了!手上拿著熱騰騰的食物回來了!那一刻,他們比Top Gun的Tom Cruise還要帥!永世難忘的一幕!早已凍僵,鼻水直流的我倆,隔著鐵欄伸手接過食物,極有“監獄風雲”feel,但很溫暖,很感人!喝一口稀飯....差點就要哭出來了!再咬一口油條,心情更加激動!世間再也沒有其他食物令我如此難以忘懷!體溫稍微回復,乘著淡淡的晨光,早上10點我們終於拿到預訂票(每人可代訂四張,我們的回鄉證拿了去辦邊防證,用港澳身份證也可預訂),被狠狠折磨了三小時,四隻“阿凡達”懷著複雜的心情和無比疲累的身軀坐車離開。回到旅館,速速上床休息,雖然我已經蓋著厚厚的棉被,但體溫仍久久未能回復。到中午,我們七人(Ricky、Caca、Dennis、Peter、Dicky、Don)出外吃午餐;因為其餘的五個女隊友已來過西藏,所以這兩天大家會分頭行事。

  午餐到了大昭寺廣場對面的剛吉餐廳,人很多,我們點了很多菜,但上菜超慢,味道亦很普通,有些更是難吃死了!如果餐牌上附有圖片,肯定有一大半都不會點,賣相實在太醜了!廚餘也比它好看!正當我們這群港澳同胞忙於對食物拍照,突然一個擁有藏人膚色的青年過來搭訕,原來他是香港人,一個人來西藏玩(看樣子明顯已來了一段時間),我要求他留下email,為的是想取回他偷拍我們的一張照片,但至今仍未聯絡上這位有緣人。

大昭寺廣場

大昭寺

大昭寺

  參觀完大昭寺,經八廓街過去小昭寺,路程不是很遠,但沿途有很多賣西藏紀念品的攤販,Peter和Dicky忙得不可開交,昨天趨之若鶩的迷你傳經筒已成為歷史,今天他們要買太陽能傳經筒!一邊步行去小昭寺,一邊搜尋獵物,幾乎逐家問價,遇著攤販是青春少艾,更不忘索取QQ號碼,看他們如此進取,抓緊在拉薩的一分一秒,還以為旅程已到尾聲!雖然我不時在旁提醒“回程時有兩天在拉薩,不用急著買手信...”他們仍然很瘋狂,購物慾越來越旺盛!好不容易到達小昭寺門前,Dennis、Caca和Ricky進去參觀,Car 3成員選擇到旁邊的餐廳休息一下,點了地溝油餃子,我吃了一只,之後就胃痛!Dennis他們很快就參觀完,閒坐了一會就回去大昭寺(與其他隊友約好在“拉薩廚房”吃晚飯)。Peter和Dicky心中早有共識,如狼似虎般殺回去,目標就是大昭寺廣場上的那一檔...吸引他們的不只是那些紀念品,還有年青的檔主,雖然是個少女,也絕非泛泛之輩,一看就知誰是“最好坑”!那一個黃昏,兩位購物王子鬥得難分難解,買到天昏地暗!

八廓街賣的貨品

  血灑大昭寺廣場後,各人拿著大包小包過去拉薩廚房與其他隊友會合,餐廳老闆娘安排了廂房給我們,原來Yvonne她們剛剛也在附近血拼,每人都買了披肩或圍巾,購物王子一聽到即兩眼發光,嚷著要去買,把所有戰利品丟下就衝了出去...我胃痛,加上家裡衣櫃早已塞滿了圍巾,不想再添煩惱,選擇留守在餐廳,約20分鐘後他們回來了,又一次滿載而歸!我這個購物狂對二人佩服得五體投地!人齊就開始點菜,因為廂房氧氣不足,又犯高反,頭越來越痛,加上今天起得早,體力不繼,在拉薩廚房全程都是迷迷糊糊的,食物的味道如何也沒記憶,只記得Kit病了,打算飯後去看醫生;飯後Dennis說他們去風轉咖啡館慶中秋,Car 3成員則選擇回去休息。

拉薩廚房是吃尼泊爾菜的

清晨的布宮西門已排了長長的人龍

看不見龍頭...後面也排了很多人@布宮西門

剛吉藏餐館

  下午3點過去大昭寺,廣場上有一排賣首飾的攤販,Peter理所當然地被吸引過去了,但要抓緊時間參觀景點,不容許他細看。大昭寺正面是信徒做膜拜的專區,遊客不能進去,拍攝也不能阻礙信徒,參觀的人要由側門進入,門票是連著一張小光碟($85)。今天是在西藏的第二天,大家都不敢有太大動作,尤其爬樓梯,要緩緩而上,緩緩而下,我向來的移動速度跟樹懶一樣,沒有強烈不適,高反只在室內出現,在餐廳、睡房內偶爾會有少許頭痛,室外完全沒問題。

大昭寺廣場膜拜區

大昭寺

大昭寺可遠眺布達拉宮

 

男人血拼不比女人弱!有圖有真相!

 

  回到賓館,Peter和Dicky到天台拍月光...今天是中秋節,月光肯定很圓,但我的單反太弱,什麼都拍不到,在呆望月光時,竟聞到一股香味,原來有住客在煮東西,我一直以為是在煲湯,後來才知道是火鍋的味道,而那幾個在天台吃火鍋的奇女子就是Vicky她們(後來在包車的路上碰到幾次)。這一晚Dennis跟我要了點生薑和黑糖,因他有少許頭痛,一直未消;黑糖薑茶到底能不能防高反,我不太清楚,但肯定可以預防感冒,在高原地區很容易生病,我最擔心的正是這個,感冒初期喝一杯黑糖薑茶,出點汗,睡一覺就會痊癒,我平常在家都會煮來喝,覺得挺有效的,要去西藏玩的朋友,不妨帶點生薑和黑糖!


  這天約好09:30出門,今天的組合是Dennis、Dicky、Don、Ricky、Caca、Peter和我,七人先到附近吃個簡單早餐(牛肉拉麵),之後分批坐三輪車到布達拉宮南門會合,今天是十月一日,還以為街上會有很多人,很熱鬧,出乎意料地毫無國慶氣氛,心裡暗暗叫好。我們的參觀時間為正午12點,聽說走那條Z型的斜坡上去布宮要一個小時,所以提早到了,入口有人按憑據點人數,要出示相關證件,之後就要過安檢,不能帶水,到達另一個關卡,原來是要到12點才可以去爬斜坡,職員叫我們去旁邊的展覽館參觀,免費的...理所當然地沒什麼好看!大夥兒不想浪費體力,速速閃人,閒著沒事幹,Dennis大導set好相機,大家來個大合照。

布宮大合照竟變成圍毆Peter(痛快呀!!!)

就是走這條Z形的斜坡上去布達拉宮

  中午12點可以去爬斜坡了!我們當中選Dennis最專業,最有毅力,背了一個大背包(是我去印度用的那種),裡面全是攝影器材,Caca和Peter也是全副武裝,其他人則輕裝上陣,可能我沒有肩負很重的東西,走這段斜坡沒有想像中的辛苦,只是剛開始氣很喘,之後越走氣越順,Don更加健步如飛,很輕鬆的樣子,用了約40分鐘走到售票處($200/人),再上去是一個小廣場,大家稍作休息,去個廁所或買飲料;之後就進入不可拍攝區...參觀過後,我對布宮的印象不深,只記得很狹窄的走廊,有佛像、佛塔,不停爬樓梯上上下下,無數次遇到同一群老外耆英團,很多地方都揳了祈福的紙幣,這幾乎是參觀任何大陸寺廟都會看到的景象,最深刻的可說是有個喇嘛幫我們在大昭寺廣場買的首飾開光。

Dennis竟背著一大袋攝影器材上布宮,厲害!

布達拉宮

  參觀了一個小時就下山,沿路不停拍照。中午到布宮廣場附近的一家小餐館午膳,幾碟小炒味道都很好,Peter又點了牛肉拉麵(早餐也是),顯然是他的至愛!

在西藏普遍吃得到的小炒&拉麵

  飽餐後,想打的去色拉寺,在拉薩打的真的很困難,好不容易才截到一輛,四人先出發($20/車),在色拉寺門口等了20分鐘,另一輛的士才到達,16:20進去看辯經(門票$55);購票後,從入口直走到尾,漸漸就聽到喇嘛們辯經的聲音,朝著聲音的來源去到一個庭園,一個個身穿棗紅色僧袍的喇嘛正在辯經,有時動作很大,很誇張...【摘錄自維基百科:喇嘛辯經的過程主要以兩種根據作為討論基礎,其一是「因明邏輯的思辯」,以大家普遍公認的道理來做推論基礎,依照因明學進行邏輯推理而發出質詢;其二為「引用經典」,從共同承許的經典當中,引用佛陀及古德聖賢所詮述的文字,如此交叉比對,可以推敲出許多經文中的細微意涵,從而對佛法教義產生討論。辯經也是對喇嘛的水平考核的主要手段。辯經時可以一對一,也可以一對多,進行過程中配有一些手勢,有著不同的涵義。】

色拉寺

布達拉宮

辛苦得來的預訂票(今天要用此來買門票)

別誤會,我對錢財從來都沒感覺...(門票TMD貴!!!)

布達拉宮

小休的內庭@布達拉宮

可鳥瞰拉薩市

布達拉宮背面

我們圍著賣煨蕃薯的阿姨拍照,她很害羞呢~

 

色拉寺

  庭園裡除了喇嘛們外,還有一大批來觀看辯經的遊客,周圍都豎了“不要騷擾喇嘛辯經”的中英文告示,也有護衛監察,遊客們都很自重,但我看到有個老外,漠視一切,走近一位喇嘛,挨著身要女兒幫她們合照,而站在旁邊的護衛一直在看,沒有叫停,但有些攝影愛好者走近一點拍攝即上前阻止。

色拉寺

 

  下午17:00辦經完畢,喇嘛們很快就散去,我們也打道回府,Dennis建議坐24號公車回去,車程約30分鐘,在吉雪門口下車,大家都累了,回房休息一下。元旦師傅已回到拉薩,致電來說可以明天出發時才簽合同,不用刻意約見,在隊友提醒下,也向拉青確認車上要有氧氣瓶;明天就要出發去珠峰,晚上Car 3成員出外採購水和雜糧,為了防寒,男士們都買了口罩和冷帽;途中經過麵包店,Peter帶了兩罐午餐肉,因為明天很早就出發,沒有時間吃早餐,於是買麵包來夾午餐肉。大家對昨晚看到的炸雞念念不忘(就在吉雪附近),今晚決定以康師傅杯麵、炸雞和水果作晚餐,炸雞味道很一般,飽餐後聊天聊到11點,各自回房休息。

 

Editor : Maggie Ng   Email : ng5mb@yahoo.com.hk

www.000webhost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