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天  MACAO - HONG KONG - DELHI  16-10-2009

  下午2點於澳門外港碼頭集合,到TurboJet櫃台辦理行李寄倉;因為Air India不提供行李接駁服務,所以到了香港要再check-in一次。乘坐下午3點班船,4點正到達香港赤鱲角機場的海天碼頭。踏進海天碼頭就有航空公司櫃台替乘客辦理行李寄倉,旁邊是退稅的地方,每人即時退回120HKD,過程十分順利。之後跟著其他乘客走到安檢關卡,一個關員見到我們4個女生,即大叫:“四個嚟緊!女嚟架!”感覺很討厭,當我們是囚犯麼!?那裡的關員木無表情,像去了殯儀館,女的全部過半百,個個都一副油盡燈枯的樣子。突然, 一個女關員兇巴巴的對我大聲責罵:“你第一次過安檢呀!?水係唔比帶入禁區架嘛!你唔識既咩 !”語畢,粗魯地把我的旅行水壼抽出來,說要丟掉它,我即時喝止:“我唔知呢度要過安檢....而家飲咗D水得唔得?”眼前這個老枯井,用痛恨全人類的口吻說:“呢度係海關!要飲水就返出去飲!”接著高舉我的水壼, 大聲向後面的“囚犯”警戒一番,我也大聲回應:“咁倒咗D水囉!得喇掛!?”老枯井再提高聲調:“倒水呢D嘢唔係海關做既!今次算數!下不違例!”我氣得就要噴火!只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吧!用得著對遊客那麼兇嗎!?之後我稱這個鬼地方為“腫瘤科” !香港海關多年建立的形象被這群腫瘤“一舖清袋”!

 離開腫瘤科,來到機場的food court吃味千拉麵和burger king;之後在登機閘口附近坐下來,等了又等,過了登機時間都沒有任何動靜,Air India的地勤人員一個不見,向機場人員打聽,原來飛機因機件問題,現正搶修。本來乘坐18:05班機,等到19:00 Air India都沒有派人來向乘客交代!乘客9成都是印度人,他們開始起哄了,向機場人員抗議,嚷著要轉去Cathay Pacific,愈講愈激動;眾所周知delay是印度特色之一,何以他們如此激動?原來明天(10月17日)是印度排燈節(Diwali),等同於中國人過年,印度人十分重視這個節日。等到19:30,機場人員說如果飛機再修不好,航班就要取消,此話一出,我們四顆心直墮深淵,印度乘客責罵機場人員,嘈得像暴動似的,突然一個印度人轉過來問我:“You go to India for what?”我說:“for traveling.”他嘲諷地回答:“Why you go to India? You see. This is India!”其實我們的憂慮絕對不比他們少,因為明天一早要飛去Kashmir,如果這趟飛機取消,問題就大了!情況愈來愈混亂,機場人員說20:00會有final decision....OH MY GOD!心情比考試放榜還要沉重!到了20:00,機場人員宣佈“飛機ok喇!”所有人都放下心頭大石,差點就要抱頭痛哭雖然飛機修好了,也要到21:30才起飛,到達德里(比澳門慢2.5小時)已差不多凌晨1點。

出發前來個大合照(Maggie, Chris, Vivi & Snowie)

所有乘客都圍著Air India的櫃枱抗議,場面極混亂

Air India唯一可取的就是那頓飛機餐

(左圖)Punjab在機場門口前右手邊 (右圖)機場pre-paid taxi

 在出口處的Punjab National Bank兌了少許盧比(1USD兌45.2Rs),便坐pre-paid taxi進市內的Parharganj區(330Rs),車程約1小時。司機藉故收起收據,當然沒有得逞,必定要送到GH才會交給他,以免中途被遺棄。
 車駛進Parharganj區,我看到滿街都是露宿者,實在有點心寒,taxi在小路轉來轉去都找不到我們要住的Cozy Inn,司機在發牢騷,Snowie建議下車自己找,街上烏燈黑火,且滿地露宿者,看不到Cozy我誓不下車!taxi又轉了一會,問了好幾個路人,最終在一條小巷前停了下來,司機示意Cozy就在巷子裡。我和Vivi走進巷裡查看,在巷尾的一個暗角看到了 Cozy的招牌!可能司機都累了,沒有纏著要小費。Check-in手續嚴謹,雙人房510Rs,可電郵預訂,環境乾淨。


Editor : Maggie Ng Email : ng5mb@yahoo.com.hk MSN : ng5mb@hotmail.com

 

 

www.000webhost.com